您的位置:主頁 > 行情資訊 >

500億“民電巨頭”評級N次下調 華晨電力20億債咋還?

  2019年最后一天,當人們在歡聲笑語中喜迎2020年到來之際,有一家公司卻因債務危機遭評級下調,使投資者心中感覺到一絲寒意。

  12月31日,華晨電力股份公司(下稱“華晨電力”或“公司”)宣布通告稱,連系信用評級將公司華晨電力主體及其刊行的債券“16華晨01”評級由CCC下調至C。

  01
  違約不絕,20億元債券被迫展期
  “16華晨01”刊行于2016年12月7日,債券代碼“136875.SH”,刊行局限20億元,期限為3年,票面利率為6%。自2018年11月以來,這已經是連系評級第6次下調公司及“16華晨01”的評級。

  對付此次下調評級的原因,連系信用評級暗示,華晨電力未能如期付出相關優先單據應繳利錢,已表白其自身不具備相關債務的償付本領。

  詳細來看,12月9日本該是購置“16華晨01”的投資者收回本息的日子,但當天,華晨電力卻對外稱,估量無法定期送還“16華晨01”本金,擬對債券在到期后展期。今朝,公司正在就相關展期兌付息爭方案與債券持有人協商并組織簽署。

  其實,早在“16華晨01”違約之前,華晨電力的資金鏈就已開始斷裂。

  2018年11月,華晨電力在廈門國際銀行北京分行的一筆4800萬元的活動性貸款產生過時。從此,公司2020年到期的5億美元優先單據也未能定期付出到期利錢。

  2019年12月24日,國際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穆迪就宣布通告稱,華晨電力上述美元債已違約,對該公司信貸發生負面影響。

  通告中穆迪副總裁Boris Kan暗示:“華晨電力公布在停止2019年12月18日的30天脫期期內未能償付息票利錢,是該公司繼2018年11月海內銀行貸款違約后,活動性狀況疲弱的另一個跡象?!?br />
  華晨電力的活動性疲軟跡象尚有許多。

  02
  330億欠債壓頂
  華晨電力是一家民營發電公司,前身為北京三祥瑞能源股份有限公司。經多次增資和股權轉讓后,今朝,永泰能源持股51%,華瀛石油持有公司持股49%。永泰能源為公司控股股東,實際節制工錢山西“煤老板”王廣西。

  2019年上半年,公司營業收入為53.89億元,同比增長12.08%;對應凈利潤為2.03億元,同比淘汰35.07億元,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。

  從欠債方面來看,同期公司總資產為485.54億元,總欠債334.34億元,資產欠債率為68.86%。值得留意的是,其有息欠債合計261.97億元,錢幣資金為8.51億元,較上年尾大幅淘汰36.28%。

  不容樂觀的是,公司授信額度也即將用完。20家銀行對公司授信總額為208.96億元,停止2019年6月底,公司未利用的授信額度僅為15.3億元。

  03
  已經18次違約的大股東
  小債留意到,華晨電力落到如今這步境界,“禍首罪魁”正是其控股股東,此前已經債券違約的永泰能源(600157.SH)。

  果真信息顯示,永泰能源今朝主要從事電力、煤炭、石化等綜合能源類業務。停止2019年三季末,該公司總資產1056.3億元,凈資產286.24億元,總欠債高達770.06億元。

  永泰能源的債券違約風浪始于2018年7月5日,其刊行的“17永泰能源CP004”未定期兌付,組成實質違約。隨后猶如“多米諾骨牌”一般,永泰能源刊行的債券接連違約。據小債統計,永泰能源今朝共有18次債券違約。

  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。永泰能源的“爆雷”導致子公司華晨電力失去融資渠道,資金環境惡化不行制止。

  此前,當談及永泰能源今朝所面對的債務危機時,王廣西重復強調:“我既不會上天跑,也不會下樓跳。我必然要把這個工作搞完它。最差的環境無非是我出局。但煤炭照舊那些煤炭,電廠照舊那些電廠。無非就是誰的煤炭,誰的電廠。這也是我們的一個鄭重宣誓?!?br />
  如今,華晨電力評級連遭下調,20億元債券被迫展期,這家民營電力巨頭將何去何從?(債.市.觀.察)
阅读就可以赚钱的软件吗